你所在位置:东方新闻>海南东方“摘帽”电诈重灾区:44部门齐治理,家长携子自首
海南东方“摘帽”电诈重灾区:44部门齐治理,家长携子自首

来源:网站信息   浏览: 109次   记者:   发布于:2019/7/10 15:06:40


一则简单的劝投通告,在一天时间里,让海南省东方市的299名电信诈骗嫌疑人“争先恐后”投案自首,在这一“奇闻”背后,是东方全市44部门针对游戏币诈骗长达一年的集中治理,以及犯罪分子被无限压缩的生存空间。

2月19日,海南省公安厅发布消息称,东方市在打击电信网络诈骗“摘帽4”收网行动后,警方的一则通告促使299名在逃嫌疑人“排队自首”。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调查发现,此次自首事件中,涉案人员多为未成年人,他们在网络游戏中发布虚假信息售卖游戏币实施诈骗,在“圈内”被称为“枪手”。

实际上,游戏币诈骗在东方市由来已久,早在2007年前后便有人陆续参与其中,并很快盛行起来。东方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2013年全国十多个省份的公安民警陆续来东方市抓捕电诈嫌犯,此后东方市的游戏币诈骗犯罪引发各方关注。2017年11月,国务院联席办将东方市列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重点整治区域。

2018年初,东方市成立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领导小组,公安、教育、工商等44个部门均参与其中,市委书记铁钢在此后召开的誓师大会中要求,一年内摘掉电诈重点整治区域的“帽子”。

“经过全市一年多的努力,电信诈骗在东方市已经进入‘全民反对\\\’的绝境,此次通缉的314名涉案人员现已全部到案。”东方市公安局副局长黎上超近日介绍,2月19日相继自首的299名电诈嫌犯,“大多是被家长带来投案的”。

这些在家长带领下向警方自首的嫌犯,大多是未成年人。这些孩子,怎么走上“枪手”之路?


2月19日,许多电诈嫌疑人在派出所排队自首。东方市公安局供图

数百电诈嫌犯排队自首,笔录做了一米厚。

55岁的包溢福(化名)没有想到,儿子包小兴(化名)的名字居然出现在了警方通缉的嫌疑人名单上,成为网上在逃人员。

那是2月18日晚间,包溢福在手机上看到东方市公安局发布的一则通告,要求314名在逃嫌疑人在一天内前往公安机关自首,否则将严惩不怠,包小兴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警方的这则通告让包溢福当场“凝固”。他回想起儿子近一年来的种种表现,终于明白,包小兴频繁出入网吧,原来并不只是去玩网络游戏,还参与了游戏币诈骗。

包溢福从未接触过网络游戏,但对游戏币诈骗并不陌生,在过去的近一年间,村委会的广播里曾不断播放过有关游戏币诈骗的信息,他也知道这种新型的犯罪手法,让东方市被贴上了电信诈骗重灾区的标签,让家乡人蒙羞,“市里开过会,警察天天查,许多孩子都被抓了,我没想到小兴也犯了法”。

当天晚上,包溢福接到十多个亲友的来电,询问包小兴的近况,他知道儿子参与诈骗,被警方通缉的事已经彻底捂不住了。包溢福感到了害怕,他说,自己干了一辈子农活儿,从未经历过这么大的事,“我打电话把儿子叫回家,他看到手机上警察要抓他的消息也吓哭了,问我该怎么办,我回答‘自首\\\\\\\’,然后整个晚上一家人再没说过话。”

2月19日一大早,包溢福就带着包小兴前往派出所投案,而此时,派出所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队,他看到人群中有许多十五六岁的孩子,他们都是被家长带到了这里,在人群中低着头,沉默不语。

眼前的景象让包溢福感到吃惊,同样吃惊的还有派出所的民警。

东方市公安局城东派出所副所长覃度告诉澎湃新闻,他从警五年,还从未见过这么多人同时来自首的情况,“前一天市局发布通告,要求涉案人员自首,一共设了3个劝投点,我们所是其中的一个,但由于许多嫌疑人都是未成年人,是被家长带过来投案的,一时间整个派出所都被挤满了。”

覃度回忆称,2月19日,城东派出所的民警全天都没有休息,一直忙到了次日凌晨,“我早上8点来上班的时候,派出所就已经聚集了二三十人,最多时有一百多人同时挤在这里。民警们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。”

短短一天里,先后80多人在城东派出所投案。覃度说,到当天凌晨下班时,民警们做的笔录已经有30多厘米厚,“三个劝投点一共299人自首,笔录叠起来大概有一米高了。来自首的大多是些未成年的孩子,最小的只有十四岁。据他们供述,许多人都是为了挣点零花钱才在游戏里诈骗的。他们大部分是单人作案,这个骗术很简单,不需要人教,一看就会。”

一名电诈嫌疑人被警方抓获。东方市公安局供图

同一骗术沿用十余年,嫌犯大多“自学成才”

覃度口中的简单骗术,包小兴学习并尝试了半个多月之后,骗到了第一笔钱。

包小兴说,第一次从网络游戏玩家手里骗到的100多元让他觉得兴奋,继而越陷越深。到后来,他最多时能骗得3000元,但也是从那时候开始,他感到一丝不安。

包小兴初中毕业后便辍学在家,终日无所事事,后来他学了电焊,偶尔在工地揽些零活,但多数时间仍是无事可做,就常去网吧里消磨时间。“有钱的时候打游戏,没钱的话就站在旁边看别人玩。”包小兴记得,2018年初他在网吧看到几个小孩在游戏里骗钱,“一个下午就挣了好几百元”。

那天下午,包小兴看到的那几个十四五岁的孩子,不断在游戏界面的世界频道刷屏,发布虚假信息售卖游戏币。在这期间,不断有玩家添加他们为QQ好友,咨询购买游戏币的相关事宜。“他们会发送一个第三方网站,要求玩家注册账号,通过网银购买游戏币,但这个网站上其实什么也买不到。”包小兴记得,那几个孩子不断通过QQ向一个人发送玩家在第三方网站注册和充值的信息,对方会从骗来的钱里面分出一部分给这几个孩子,“我知道这个人就是他们的‘上家\’,就偷偷记下了他的QQ号。”

很快,包小兴添加了“上家”为好友,成为一名“枪手”。对方发送给他一个网站,告知了资金分成比例后便不再理他,“每做成一单,‘上家\’会抽走20%,剩下的钱会打给我。”

拿到诈骗网站的网址后,包小兴开始频繁出入网吧。他说自己在决定做这件事之前就已经知道这是违法的,因此不敢让任何人知道,也不敢在家里操作,“那段时间每天要下载十几款热门的网络游戏,其中大部分都是手机游戏,但最初的半个月一单也没有做成。”

屡次诈骗失败后,包小兴开始在网吧里观察其他“枪手”,从而掌握了一些诈骗的基本套路。他告诉澎湃新闻,这些枪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游戏中的世界频道喊话,以远低于游戏官方价格的售价招揽玩家,“第一步只是介绍充值方式以及游戏币价格,一旦有人上当,就会转入第二个环节,玩家发现游戏币没到账再次咨询时,他们就会告知因没有开通发货功能,需要充值1000元担保金开通VIP权限,操作成功后担保金将原路返还。很多玩家到了这一步就知道上当了,但也有少数人充了担保金,这时‘枪手\’们就会以充值不及时致账号冻结等为由,要求继续充值解冻。”

按照这样的方式,包小兴在三个多月时间里累计诈骗了一万多元。东方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办案民警符启智告诉澎湃新闻,游戏币诈骗犯罪自2007年前后传入东方市之后,始终只有这一个套路,“沿用了十多年几乎没有变化,它因为简单易学也蔓延得特别快,但这里只有‘枪手\’,上游的‘金主\’以及网站制作商都在外地,服务器甚至设在海外。”

从2018年初开始,东方市陆续抓获600余名电诈嫌疑人。东方市公安局供图

电诈十年成灾,市委书记誓师“一年摘帽”

东方是位于海南省西南部的一个县级市,人口不足50万。游戏币诈骗在这里的蔓延速度超出了许多人的意料——从出现到盛行,仅用了三四年的时间。

东方市公安局副局长黎上超在提及此事时感叹,由于此类犯罪的受害人都在外地,违法分子大多是单人作案,“等到发现时早已错过了最佳的整治时机,没能把它消灭在萌芽状态。”

黎上超回忆称,2013年全国各地的公安民警陆续来到东方市抓捕嫌犯,“一年下来,先后十多个省份的民警都来了,有的甚至来了两三趟。这也让聚集在东方市的‘枪手\’们第一次从幕后走到了台前,东方市的电信诈骗犯罪也由此引发各方关注。”

2017年11月,国务院联席办将东方市列为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重点整治区域。此后,东方市紧急成立了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领导小组,由市委书记和市长担任“双组长”。

2018年初,东方市召开誓师大会,来自全市公安、教育、工商、文体等44个部门的600余人参会,市委书记铁刚在会上要求,要用一年时间摘掉电信网络诈骗重点整治区域的“帽子”。

黎上超告诉澎湃新闻,从2018年开始,东方市公安局全面落实公安部“1+8+32”的打击工作机制,经研判发现,聚集在东方的“枪手”大多是未成年人,因为没有考上高中或大学,年龄太小无法外出打工,终日泡在网吧里,耳濡目染学会了游戏币诈骗,为挣零花钱而走入歧途。

“基于这个原因,我们形成了民警、村干部和嫌疑人点对点的专管机制,各乡镇和嫌疑人家属都很配合,帮助我们劝投了一批又一批在逃嫌疑人。”黎上超介绍,打掉许多隐藏在村子里专门用以从事网络诈骗的黑网吧后,“摘帽”行动进展得比较顺利。

东方市八所镇小岭村许多村民盖起小楼,村民们说,村里人经济条件不错,孩子们参与诈骗大多是为了挣零花钱。澎湃新闻记者 陈雷柱 图

东方市八所镇小岭村村委会文书王文科介绍,东方市是海南省有名的工业城市,村民们除了务农,农闲时也在当地的一些企业打零工,经济条件不算差,“孩子们在网上诈骗并不是以此为生,大多是在消磨时间的同时挣点零花钱,家长们也希望把他们拉回正轨。”

王文科说,2018年至今,以公安机关为主力,东方市共进行了4次“摘帽”行动,在这期间,各村曾不间断地通过广播通知、劝投涉案人员主动归案,村干部协助警方抓获了大批涉案人员,隐藏在村里的黑网吧被全部关停,“害了这么多孩子,还被贴了标签,大家都对电信诈骗深恶痛绝”。

黎上超介绍,经过4次“摘帽”行动,东方市共查处电信网络诈骗团伙37个,抓获嫌疑人626人,使游戏币诈骗日均发案数从4.32起下降到不足一起,“公安部刑侦局派驻了督导组,省公安厅以及温州反电诈中心也派来专人,长期指导、协助我们破案”。

“现在一年时间已经过去了,到底能不能成功摘帽,要等国务院联席办评估之后才能有结果。”黎上超表示,一年来研究形成的相关机制还将继续沿用,“加强防范新型网络犯罪,仍将是我们工作的重点”。